中国鞋网 - 中国鞋网是制鞋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行业新闻 | 企业新闻 | 图片新闻 | 鞋类快讯 | 鞋材资讯 | 设备快讯 | 国内动态 | 国际动态 | 政策法规 | 展会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行业新闻 > 回暖中的东莞鞋企面临新的危机与选择

回暖中的东莞鞋企面临新的危机与选择

信息来源:xiezi.biz  时间:2010-01-01  浏览次数:98

  中国鞋网1月1日讯,作为“世界工厂”的东莞,经济回暖之速让人刮目相看。

  但这并没有让有进取心的企业主简单乐观,他们面临着新的危机与选择。

  “缺的不是订单,是工人”

  眼看又到了午饭时间,张智云望了望空旷的街道,近乎绝望地说,“今天怕是又招不到人了。”

  这是12月份里,他第五次来这里“招人”。一条凳子,一块牌子,就是他的招聘台。在他的周围,这样简陋的招聘台一字排开,绵延几百米。

  这里是东莞虎门镇博头工业区最宽阔的一条马路,约定俗成的招工地点。从这里的任何一个路口插进去,就是大大小小的制衣厂,陈旧的房子里,滴滴答答的机车声响成一片。

  张智云是东莞宏越服装厂的人事主管之一,他们的工厂有知名品牌“伊米奴”,从10月份开始,工厂订单猛增,招人与赶单,成为年末最重要的工作。

  但是,让他头疼的是,往日挤满工厂的农民工,一下子都不见了。“现在你别说给我300,给我3000人也能消化。”他说,“我们现在缺的,不是订单,是工人。”

  在有“世界工厂”之称的东莞,为了招人,张智云们用尽招数,“货足粮准”、“宿舍有空调热水”、“年底结清工资”、“夫妻有单独间”,“每月发水果2次,加餐4次”……大红纸上,这些被特别加粗。

  美如制衣厂甚至开出“每年旅游一次,年底还有红包”的诱人条件。更有企业将月薪从2500元涨到3000元。

  东莞规模最大的智通人才市场公共关系部高级经理蔡小梅说,12月份,职位需求比去年同期增加了一倍。

  今年春节后,找工作的人多,但招聘的企业少,智通的展位被缩减了四分之一。然而,到了5月份,招工的企业突然增多,十一后,1200个展位竟然不能满足需求。“往年的旺季,今年成了淡季;往年的淡季,今年变成了旺季。”蔡小梅说,这是她工作十多年来,遇到的最反常的一年。

  东莞回暖

  作为“世界工厂”的东莞,招工重新兴旺,这不只是对东莞,也是对中国与国际市场回暖的好兆头。

  去年的今天,这座城市散发着冬日的冷清和寂寥。许多镇,社保分局的门口,宛如春运时节的火车站,排起了长长的队——打工者们已经养成了回家之前退保的习惯。

  去年此时,关门,回家,是这个城市最急迫的音符。在过去的2年里,东莞温塘村股份合作社12名合作社的厂房租户,已有3个当了“走佬”(当地人把抛下机器半夜卷款逃跑的商人称为“走佬”)。“走佬”拖欠的工人工资,最后都落到合作社头上,合作社的损失高达百万。

  度过了最难熬的一年,该合作社理事长李文(化名)看起来脸色不错。他称,“走佬”空出的厂房,下半年又租了出去。焦灼的村民们也松了口气,现在已开始准备年货,黄纸、线香、鞭炮,为街市抹上暖色。

  温塘村几十公里外的河田鞋材市场,拥堵,热闹。讨价还价的人们,需要大声喊叫,才能盖过街上的喇叭声。

  不再有人为“走佬”而担心。东莞市皮革鞋业协会副秘书长张鸿说,鞋厂的订单都排到了明年4月,“这是什么概念?4月生产的都是夏秋款,最起码,明年上半年的订单是不愁了。”

  而家具——东莞的另一支柱产业——回暖迹象也很明显,“十一之后,做内销市场的订单已有30%左右的增幅;外销的,除了美国市场,中东,欧洲市场也快速回升。”东莞名家具俱乐部副秘书长王猎说。

  12月,他们决定将明年3月份举办的名家具展扩大2万平方米,不到十天,招商竟然爆满。“这说明大家的信心又回来了。”王猎认为。

  被逼出来的探索

  金融危机的到来,被这个城市的主政者视为一锅开水,“把一只青蛙放在温水里慢慢煮,青蛙是没有反应的,如果把一只青蛙丢进开水,它就会蹦出来,获得生存的机会。”

  这锅开水,为东莞转型,提供了一个没有政治风险的倒逼压力。扛不过寒流的孱弱者,它们的死去,为幸存者留下空间和食物;而活下来的,无一例外,都变得更为强壮。

  今年经济回暖,一方面是订单的增多;另一方面,却是人力成本的上升。东莞市东城连坤电子厂的招聘人员说,从今年开始,工厂设立了专门的研发部,任务只有一个:改装生产线。他们改善生产线的动力是,现在用人的成本已经比用机器更高。

  另一方面,也有一些有胆略的企业家看清楚了,依靠外来加工的经济是脆弱的,开拓内销市场是抵御风险的重要方向。

  东莞虎门镇的童装品牌“小虎憨尼”走得就是这条路。与东莞其它外向型企业不同,这一品牌是从2008年推出之始,就将目光瞄准了国内市场。

  “别人的危机,就是我们的机会。”小虎憨尼服装公司总经理郭志刚说,金融危机让创业成本降到了最低,所以他们的策略是“在行业低潮时杀入”。

  今年3月,北京服博会,企业受金融危机之挫颇深,展位七折,他们尝试杀入。没想到,同行收缩阵线,他们成了虎门唯一一家参展的童装品牌,格外显眼。

  回来之后,就收到了300多个电话,随后开始扩张市场,营业额做到了1500多万元。

  在此之前,郭的老板主要为台湾做童装代工,产品虽然占到了台湾近60%的市场份额,但利润率却越做越低,金融危机中受到的冲击更大。倒逼的压力迫使他转型,“现在,老板左手赚代工的钱,右手就拿来补贴小虎憨尼。”

  分管虎门服装行业的虎门镇经贸办副主任黄沛民说,像小虎憨尼一样转型的企业其实不在少数,“以前是我们喊口号,要企业转,没人听;现在是他们倒过来,问我们怎么转”。

  但小虎憨尼总经理郭志刚说,他们去年掉头向内的时候,跟风者不少,但到了今年,如同跑了一场马拉松,掉队者亦不少。

  “做品牌,砸进去的都是钱,而且,你不知道,哪天会是个尽头。”采访中,郭始终不肯透露小虎憨尼投进去了多少钱。“那些消失的企业,通常是做到一半,外单来了,又迅速撤了回去。”他说。

  回暖让这个城市松了一口气,但所有的人都明白,“世界工厂”要想实现华丽转身,却并非一日之功。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鞋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