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鞋网 - 中国鞋网是制鞋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行业新闻 | 企业新闻 | 图片新闻 | 鞋类快讯 | 鞋材资讯 | 设备快讯 | 国内动态 | 国际动态 | 政策法规 | 展会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鞋历文化 > “鞋拔子”小考

“鞋拔子”小考

信息来源:xiezi.biz  时间:2009-07-02  浏览次数:139

  【环球鞋网】用“鞋拔子”提鞋,是一种十分细微的民俗事象,一种习惯。“鞋拔子”,是人们日常生活里用以提鞋的一种小物件,也是众多艺术品种的一个小类别。然而,或许正是因为细微和“习焉不察”之故,使之成了很难从历史文献记载中寻觅到清晰踪迹的一桩憾事。
  迄今从汉语历史文献中所能觅得的,比较清楚记述“鞋拔子”的,是清代李光庭《乡言解颐?物部上?杂物十事》中,对“鞋拔子”一番专题阐说。他谈到,“世之角,牛者为用多矣。而其因材制器,审曲面执,以成其巧者,莫鞋拔若也。语云:‘衣不大寸,鞋不争丝’,为妇人言之也。男子之鞋,只求适足;而欲其峭紧者,则用鞋拔。乡言曰:‘给我小鞋儿穿,我给你个提不上。’拔者,提之使上也”。末了,他另有一首吟咏“鞋拔子”的七言诗。诗云:
  但知峭紧便趋奔,不纳浑如决踵跟;
  适履何人甘削趾,采葵有术莫伤根;
  只凭一角扶摇力,已没双凫沓踏痕;
  直上青云休忘却,当年梯步几蹲蹲。
  显然,“鞋拔子”的功能,乃在于用其“一角扶摇力”,帮助人们使脚轻松顺利入鞋。明代一部图文并茂的《三才图会》,可谓古代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未见载录“鞋拔子”。德国人类学家Julius E . 利普斯的《事物的起源》,记载了圣克鲁斯群岛的木枕,西非人的梳子,印第安人的木制烟斗,也写到了中国古代南方有帆的独轮车和北方的“大车”,同样也没谈到“鞋拔子”。看来,这事物实在是太细微啦!然而,小发明可见大智慧。玩意儿不大,甚至连它的身世也被人们淡忘了,却也是享受生活的一样细小技巧,一种很实用的创造,也是聪明智慧的结晶。正是在古往今来的各种各样看似细微的“小聪明”的积奠之中,才孕育出诸如古代“四大发明”和当今计算机、航天飞机等惊世骇俗甚至史是具有改变人类命运意义的重大发明创造。
  不过,关于“鞋拔子”的由来,世情小说《金瓶梅》还为我们透示了一些文字信息。如《金瓶梅词话》第二八回《陈敬济徼幸得金莲 西门庆糊涂打铁棍》写道:
  (陈敬济)被妇人(潘金莲)一把手拉住,说道:“怪短命,会张致的!来旺儿媳妇子死了,没了想头了,却怎么还认的老娘。”因问:“你猜着我不见了甚么物件儿?”这敬济向袖中取出来,提着鞋拽靶儿,笑道:“你看这个是谁的?”妇人道:“好短命,原来是你偷拿了我的鞋去了!教我打着丫头,绕地里寻。”敬济道:“你怎的到得我手里?”妇人道:“我这屋里再有谁来?敢是你贼头鼠脑,偷了我这只鞋去了。”敬济道:“你老人家不害羞。我这两日又不往你屋里来,我怎生偷你的?”
  又如《金瓶梅词话》第五八回《潘金莲打狗伤人 孟玉楼周贫磨镜》再次写道:
  妇人(潘金莲)道:“可又来,贼胆大万杀的奴才,怎么恁把屁股儿懒待动旦!我知道,你在这屋里成了把头。便说你恁久惯牢头,把这打来不作理。”因叫他到跟前,叫春梅:“拿过灯来,教他瞧!躧的我这鞋上的龌龊!”哄得他低头瞧,提着鞋拽巴,兜脸就是几鞋底子。打的秋菊嘴唇都破了,只顾揾着抹血。
  个中的“鞋拽靶儿”是何许物件?原来,就是缝制在鞋后帮上用以提鞋入脚用的小带儿,在有的方言里或称“小耳朵”。说起来,这“鞋拽靶儿”,恰可谓“鞋拔子”的雏形。或言之,“鞋拔子”当是同鞋子分体的“鞋拽靶儿”。
  就现存考古出土的实物所见,湖北江陵宋墓出土的宋代小头缎鞋,江西元墓和江西扬州明墓出土的尖头弓鞋,乃至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清代皇后凤头鞋,直至当代云南纳西族等的绣花鞋,这些鞋的后跟,大都有多出一块、高出鞋帮的用来“提鞋的物件”,正是《金瓶梅》所说的“鞋拽靶儿”。也就是说,这种与鞋的本体连为一体、显然是用来“提鞋的物件”,在现存汉语历史文献中,直到明代才见到文字表述,那就是“鞋拽靶儿”,今所见之不与鞋的本体连为一体、专门用来“提鞋的物件”——“鞋拔子”,显然是从“鞋拽靶儿”演化而来。其间质的变化的关键环节,则在于是否与鞋的本体连为一体。而且,“鞋拽靶儿”和“鞋拔子”这两种“提鞋的物件”和方式,并行沿用至今。这说明,各有优长,各有各的用场。
  据媒体报道,东北有位专事集藏“鞋拔子”的民间“鞋拔子收藏家”。据称,他从1985年至今王金玉已收藏了1000多只各式各样的鞋拔子。金的、银的、象牙的、骆驼骨的、玛瑙的等,制作鞋拔子的材质五花八门。年代最远的是明代中期的。国内收藏界的人士给王金玉起了个“鞋拔子”的绰号,在收藏界一提“鞋拔子”没人不认识他。记者在他家里看到一件上面挂了整整450只鞋拔子的衣服,重量足有25公斤。在收藏鞋拔子之余,他还写了一部《中国鞋拔图鉴》。真可谓有心人也。如果,这位收藏家收藏的“鞋拔子”实物中,确有报道所说的“明代中期的”的话,那么,就把“鞋拔子”的可考证历史推进了一个朝代。
  民间俗语用“鞋拔子脸”来形容一种造型不受看的人的脸型。但“鞋拔子”本身却并不难看,还是一种实用性的艺术品。“鞋拽靶儿”作为“提鞋的物件”,与鞋的本身连为一体,既便利随时提鞋,同时也是鞋子本身的一种有机装饰。“鞋拔子”作为“提鞋的物件”,虽不与鞋的本身连为一体,但其作为民俗器物往往被制造成一种妙趣横生的独特的民俗工艺品,别有一番鉴赏等社会价值。就今所见,象牙的、玉的、牛角的、玛瑙的、水晶的、兽骨的、金质的、银质的、红木或是檀香木等贵重木质材料的“鞋拔子”,大都雕刻、镶嵌和造型十分精美,是各类艺术品种的一道独特风景线,别有洞天。有的“鞋拔子”顶处雕刻成鹿首、佛首或是孔雀形状,寓意着吉祥如意。一样小小的“鞋拔子”,何以如此“煞费苦心”呢?说起来,也是民俗心理因素的作用。“鞋”音谐“和谐”之“谐”,又谐“邪恶”之“邪”,兼而有之。于是,便处于两种寓意相悖而有相关的“口彩”之间和边缘。就“鞋拔子”自身发音来说,可以附会性地理解为“拔除邪恶”。民间藉以作为“避邪”象征物件儿的“虎头鞋”,取意以“虎”驱邪、镇邪,连同缝制在那“虎头鞋”后跟上类如的“鞋拔子”的“鞋拽靶儿”,就构成了以“虎”驱邪、镇邪的完整寓意。“驱邪、镇邪、祛邪”心理,是造就“鞋拔子”成为一种民俗吉祥物和民俗艺术品的最主要动因。亦正因此,各式各样的“鞋拔子”才能够那么精美、富丽、高雅。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鞋网证实,仅供您参考